热博平台是“虞书欣做作”“蔡卓宜离婚”“秦牛正威八卦孔雪儿绯闻网红林小宅

2021-01-23 09:54:00
dcadmin
原创
14

“演员的作品是戏,歌手的作品是歌,唱跳歌手的作品是舞台。”今天晚上将继续在爱奇艺热播的综艺节目《青春有你2》,节目发起人蔡徐坤的一番话曾引来网络一片点赞。  所谓“偶像团体”,是以唱跳型舞台表演为主业的表演艺人。目前国内偶像团体培养方式与日韩“训练生”模式相似,都是各文化娱乐公司招募新人进行训练后出道表演,以《青春有你》《创造营》为代表的团体选秀节目成了这些新人面向大众推介自己的舞台。  两年前,人气超高的蔡徐坤在《青春有你》的前身《偶像练习生》中第一名出道,然而此后大众对他的印象却不是作为唱跳歌手的舞台,而是在B站上被的视频、热博平台数据造假嫌疑和其粉丝与周杰伦粉丝的“投票大战”。  蔡徐坤的遭遇折射了中国偶像的怪圈:一方面观众抱怨与韩国成熟的造星机制和不断推陈出新的偶像团体相比,中国拿不出有品质的年轻偶像团体;另一方面“男团”“女团”选秀节目中又不断强调“缺少舞台”。  今年31岁的市民罗伊从不关心选秀节目,但最近依然被强行“安利”了一款新的表情包:一个梳着双马尾、身着红黑色服装的女孩以夸张的表情做出“喔”的嘴型——有意无意地,《青春有你2》最先闯入公众视野的,热博平台正是表情动作夸张的虞书欣。节目尚未播出她的表演片段,她就成为首次公布的投票排行第一名。  “一个选秀节目,出圈的不是选手的实力,而是表情包、段子、话题、故事,这本身就有问题。”大多数普通观众和罗伊一样,听闻的《青春有你2》消息,都与舞台无关。目前3期节目播出后,在网上引发热议的,是“虞书欣做作”“蔡卓宜离婚”“秦牛正威八卦”“孔雪儿绯闻”“网红林小宅”等与舞台表演本身毫无关系的话题。 罗伊看完节目后也直言“头疼”:“目前每期节目长度近2小时,但剪辑支离破碎,舞台表演几乎没有完整的,反倒是各种流泪、讲故事和尴尬片段充分展现。”她甚至掐表做了比较:拿到A等级的选手喻言从上台到结束,整段表演剪辑一共37秒,其中其他选手、导师的画面占了12秒,光人气超高的虞书欣一人就独占7秒,喻言线秒。而表演出现明显问题、甚至有选手被批评“什么都不会”的木加互娱训练生,舞台表演之外又“强行”单独表演、穿插访谈、要求导师点评,整段表演长达13分35秒。 “选秀节目无论如何首先是个节目,是节目就得让它好看。”一位业内人士坦言,尽管外界批评节目“魔鬼剪辑”,但无可厚非:“制作节目和选拔选手不同,选手实力再强,一开始喜欢的人还是少数,但有梗、好笑、自带话题的选手更容易受大众关注,肯定会有更多镜头,毕竟节目首先要考虑点击和收视。”  已经举办至第三季的《青春有你2》开播前的预告里,反复提及偶像团体特别是女团面临的艰难现状,打出近乎悲壮的“中国现役女团的背水一战”,称“中国出道女团已经超过200个”。  然而对于罗伊这样的主流观众群体来说,对中国女团的印象仍停留在《青春有你2》导师陈嘉桦所在的S.H.E,男团甚至要追溯到更早的小虎队:“TFboys也算是‘国民度’很高的团体,但普通人印象最深的不是他们的团体表演,而是成员各自粉丝怎么‘壕’,比如包时代广场大屏幕、买星星命名权送偶像什么的。” 尽管号称中国有数以百计的偶像团体,但大多数观众的印象仍然停留在TFboys时代,并且不是因为他们的表演而留下印象  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中国偶像团体难以“出圈”,并不是缺少市场,而是背后公司过分迎合“粉丝”这一能够快速带来收益的群体,反而窄化市场,使得偶像团体在“饭圈”打转,关起们来“自嗨”。  《创造101》选拔出的女团“火箭少女”是近年少数“出圈”的女团,其唱跳歌曲《燃烧我的卡路里》作为电影《西虹市首富》的插曲一度制霸广场舞市场。但除此之外,她们的团体综艺节目《横冲直撞20岁》更像是专门为粉丝制作的“成长日记”。相比之下蔡徐坤所在的NINE PERCENT尽管各个成员人气不低,但作为团体舞台表演却不多,成员纷纷独立参与各类综艺节目和商业活动,难有像样作品推出。  国内偶像团体中,立足上海的少女偶像团体SNH48走了与大多数团体不同的路:尚未经过系统训练的新人直接投入舞台演出,通过在固定的剧场演出、举办活动吸引粉丝,还会根据粉丝投票进行“年度决选”。 此次参加《青春有你2》节目的SNH48成员戴萌就表示,“我们是在和支持我们的人每天面对面这样的情况下成长起来的。”但这样高度市场化的模式也让一些业内人士认为会陷入“表演模式化”“不断迎合粉丝的需求”“听不到专业的批评声”,甚至有业内人士坦言“这样模式培养的偶像虽然在比赛初期人气较旺,但越往后走短板越明显,不容易获得大众的认可。”就连戴萌也表示参加比赛就是“走出‘村’外,走到大世界来看一下”。  《青春有你2》导演陈刚认为,“中国有足够的起跳空间和文化空间来做女团市场,其实并不悲观。”但不少观众表示:尚未看到期待中的中国偶像团体。  不少粉丝认为,中国之所以没有更具公众认知度的偶像团体,是因为不像日本、韩国那样拥有专门的打歌舞台。日本的《Music Station》、韩国的《人气歌谣》都是人气很旺的表演节目,分别始播于1986年和1991年。而国内虽有电视台有类似节目,但无论舞台设置还是邀请的表演嘉宾都相对老派;网络平台虽然一度推出此类“打歌综艺”,但关注度不够高。一位业内人士表示,这样的节目“要有知名歌手带动人气,但知名艺人怎么会来给年轻偶像当绿叶?” 不过,已有不少国内的文化娱乐公司嗅到了市场的味道。据统计,《青春有你2》共有46家公司选送练习生参加,其中不少影视公司“入局”。  目前话题度最高的虞书欣来自华策影视,她已经出演过《下一站是幸福》等热播剧。华策影视2018年开始布局偶像市场,推出偶像养成品牌华策·星鲜未来偶像学院,还要为这些偶像打造影视IP。嘉行传媒旗下的嘉行新悦在参加《创造营》后再战《青春有你2》,同公司的杨幂、迪丽热巴为嘉行选送的练习生“打call助力”一度引发热议。而在节目中首个获得A等级的孔雪儿则来自泰洋川禾,同样是影视公司起家。 影视公司的参与更像一把双刃剑——以唱跳舞台表演为主的偶像选拔,成了影视公司让新人“混脸熟”、增加“曝光度”的平台,但这些年轻偶像一旦成名几乎不会继续留在舞台上表演。因《陈情令》广为人知的肖战、王一博其实都来自男子团体,“火箭少女”人气最高、业务能力较好的孟美岐、吴宣仪也先后加入影视剧演出。然而因为偶像培养方式与演员不同,偶像进入影视剧行列虽然能带起热度,但他们往往既失去了舞台表演,又无法提升影视剧品质。 尽管不少选手在访谈时流泪表达自己参与舞台表演的“热情”“初心”和“梦想”,但其中不少人既未接受过系统训练,也没有舞台表演经验,有业内人士坦言“一看这舞台表现就是来露脸刷话题的”。相比之下,日本、韩国的训练生制度则残酷得多,也因此选拔出一批能坚持、有水平的偶像。《青春有你2》的导师Lisa来自韩国团体Blackpink,其训练时间长达5年。 此外,目前火热的偶像团体选秀节目选拔出道的偶像团体,往往都是“限时团”,一般在一两年之后就要解散,此前《创造101》的出道选手孟美岐、吴宣仪还曾闹出所属公司与节目公司之间的合约问题。有业内人士表示,“这么短时间根本不可能好好规划偶像团体的成长,大家都借着热度和流量赚快钱而已。这样的初衷不变,国内很难有好的偶像团体诞生。” 编者按:近日,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加快推进媒体深度融合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从重要意义、目标任务、工作原则三个方面明确了媒体深度融合发展的总体要求。结合《意见》原文,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别邀请中国教育电视台总编辑胡正荣、广西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郑保卫、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宋建武、中国传媒大学新媒体研究院教授赵子忠进行解读。…  近日,中国记协新媒体专业委员会发布了“2020中国新媒体扶贫十大优秀案例”以及“2020中国新媒体扶贫优秀案例提名”。其中,人民日报新媒体公益带货系列直播和人民优选直播大赛之百城百县直播助农分别入选“2020中国新媒体扶贫十大优秀案例”和“2020中国新媒体扶贫优秀案例提名”。…  报社招聘招聘英才广告服务合作加盟供稿服务网站声明网站律师信息保护呼叫中心服务邮箱: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举报邮箱:

文章分类
联系我们
联系人: 热博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