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博平台其他一些平台也存在类似情况

2021-02-20 21:13:00
dcadmin
原创
4

“现在买大1.5,下半场还有几个角球,你买的小球有点悬,现在已经1:1了……还没有进群的加一下粉丝群,每天都有赛事推荐……”这不是体彩销售现场,而是网络直播间裡的真实场景,主播动动嘴,不仅能收获大量粉丝,还能赚到钱。 日前,多位网友向记者爆料称,在一些知名的网络直播平台上,盗播、涉赌等违法违规内容仍不时地出现在直播间裡。人民网记者调查发现,近年来,监管层不断採取措施加大监管力度,昔日网络直播中涉黄、涉赌、涉暴的情况已明显好转,但仍有部分直播平台不断试探和突破道德与法律的底线。  针对上述情况,多位受访的业内人士和专家表示,部分网络直播平台的法律意识不强,内部监管不严,没有履行应尽的内容自审义务。未来,监管部门也还需进一步加大惩治力度,引导直播行业健康规范发展。  近日,记者打开以体育直播為主的章鱼直播,足球、篮球、电竞等多类型赛事直播正在进行,连续进入多个直播间发现,疑似盗播的现象不时发生,画面模糊程度不一。  “目前,章鱼直播首屏推荐的是LPL(英雄联盟职业联赛)的直播内容,但据我所知,章鱼直播并没有LPL版权的,画面虽然模糊,但也能肆无忌惮地获取不少流量。” 某电竞公司负责人王天博告诉记者,章鱼直播一度被网友称為“盗播大户”,不单是电竞项目,足球、篮球更是不断创新形式地盗播,其他一些平台也存在类似情况。  在一场名為“预言帝”主播的电竞直播中,记者注意到,主播一边兴奋地解说比赛,一边用语言引导用户添加QQ投注。同时,直播间的交流区也会出现其发布的QQ号码,以及匿名用户发布的带有“赢了”、“怎麼买”等字眼的留言。  听主播解说,按要求下注,就可以轻鬆赚钱?带着诸多疑问,记者申请加入了主播口中的QQ号码,而客服人员则将用户引导至第三方的境外平台。该客服人员告诉记者,“你可以自己参与投注,也可以用拉人头的形式像主播一样去直播间做代理,拉一个人头就好几百,很好赚。” “章鱼直播大部分的主播都在推销自己的经,吸引网友去购买,这样能够分得利润。”某直播平台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大部分直播套路都是主播在针对某个画面进行解读,并且一直在用语言诱导听眾加他的QQ或者微信群,营销他的观点,最终实际上是输出到境外的平台进行收割。  今年1月9日,瀟湘晨报记者在一篇报道中就详细揭露了直播平台涉赌的现象。该报道指出,多个直播平台存在涉赌行為,有球迷入坑后半年输掉百万,还有网络主播帮公司拉客月入20万元。同时,由於境外公司开设盘口的赛事类别多样,几乎囊括了全世界所有职业赛事,為满足不同赛事投注者的观赛需要,身為代理的主播们往往会无视版权,甚至直接盗用其他平台的直播内容。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从业者也向记者透露了直播平台涉赌的现象:“一般情况下,主播在直播中推荐私人联系方式,然后引导用户参与赌博。可以说,这是目前直播间裡的常规操作手段,而后续会利用技术手段引导用户到境外服务器进行交易。”  记者在调查中注意到,在章鱼直播、龙珠直播等平台,无论是在直播对话框,还是平台自身的直播准则及规范,对违法违规行為都有着明确的规定。但直播间对话框不断弹出的涉赌内容,以及主播时不时的诱导,却显得格外扎眼。  针对上述现象,记者尝试通过平台的公开联系方式进行咨询和举报。首先,记者联系到章鱼直播的QQ客服人员,举报直播间的违规行為,但留言回復显示:“对不起,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您可以发送文字‘人工客服’转接至人工客服,在线时间為工作日10:00 - 19:00。”  随后,记者在工作时间发送了“人工客服”四个字,但未获结果。同时,记者还尝试通过微信公眾号进行联系,也未获人工客服服务。无奈之下,记者查询到平台的相关投诉电话,但该人工客服却表示内容举报不属於该部门业务,建议还是用QQ联系客服解决。  而对於龙珠直播平台,其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採访时表示,目前除授权版权内容赛事及版权内容影剧综一律不允许播放,如有违反主播一经举报,客服人员将第一时间核实、断流,若遇到不改者,平台将採取封停直播间、并对所在工会予以处罚等相应措施。  為何网络直播平台的盗播现象屡见不鲜?北京体育大学体育產业博士朱凯迪则从供需两个角度给出了解释。从供给侧角度来看,一是由於电视等传统媒体依然手握多数优质体育资源的转播权,从而限制了新媒体体育版权的运营﹔二是拥有版权的媒体运营方无法满足当前受眾多元化、个性化的观赛需求﹔三是盗播违法成本低,法律法规制定和监管体系不完善。  而从需求侧角度来看,一是我国观眾付费观赛的消费习惯尚未形成﹔二是部分体育赛事產品供给不足,无法通过国内常规渠道收看﹔三是部分受眾群体也缺乏自觉维护知识產权的意识。“因此,未来要在充分解决供需矛盾的基础上实现知识產权的有效保护和规制,另外,也要更加重视对知识產权保护意识的引导和培育。” 朱凯迪如此解释。  同时,盗播现象也给赛事版权市场的健康发展带来了挑战。国内某直播平台从业者崔鹏向记者表示,对於花了重金购买版权的直播平台来说,盗播平台肆无忌惮地窃取流量,这也让赛事版权市场的变现之路愈发艰难。  “体育赛事转播流量价值被低估,最终将影响整体赛事的运营。” 苏寧体育集团知识產权总监郭晨辉认為,长此以往,遵守规则的成本越来越高,正规操作的利润越来越少,“当整个產业链无法形成一个有效的循环,其最终伤害的还是我们的体育產业。”  国家知识產权局知识產权发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王雷接受人民网记者採访时表示,当前,很多短视频平台非常火爆,带来了大量的流量和巨大的经济效益,盗播、盗链等行為的频繁发生,都涉及到了“着作权”问题。  王雷认為,当前的现状是法律对於行為的界定和处罚都有明文规定,大型平台都很重视知识產权,问题是对零散的小平台的治理。大量侵犯知识產权的行為,由於着作权权利人不清晰维权途径而作罢,因此建议对着作权的维权途径进行普及宣传。  “直播平台的盗播盗链行為属於未经权利人同意而向不特定公眾传播作品的行為,通常构成版权侵权,情节严重的甚至可能构成侵犯着作权罪。”同济大学上海国际知识產权学院副教授徐明向记者表示。  徐明认為,对於直播平台而言,一般不具备对每个直播间的视频进行合法性审查的条件,一旦在其直播平台发生了盗播盗链行為,平台方如果能够及时採取断开链接等方式避免损失的扩大,通常能够依据避风港原则而免责。  “直播平台依靠人工方式审核,是不可能做到完善的。”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则给出了具体建议,直播平台审核系统应不断升级,同步结合人工智能方式进行审核。  靖霖(北京)律师事务所副主任朱曙光表示,根据《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对於平台上存在的违法行為,平台在知情的前提下,是需要承担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责任的,否则要与侵权人共同承担连带责任。  而对於在直播间裡引诱用户下注的行為,王雷认為,这是属於赌博的刑事犯罪,是国家严厉打击的违法犯罪行為,“用户参与境外网络赌博本身就是违法行為,组织者是要被追究刑事责任的。我国已经破获了大量类似案件,平台对於网络主播是有监管责任的。另外,直播还属於新生事物,问题会在发展中逐渐暴露,立法规范也通常具有滞后性。”

文章分类
联系我们
联系人: 热博平台